全民K歌欢唱店CEO严秋朴:2020年将是科技赋能线下K歌行业社交的元年

爱情        2019-12-14   来源:巧嘴美食说
全民K歌欢唱店CEO严秋朴:2020年将是科技赋能线下K歌行业社交的元年

【猎云网武汉】5月17日报道(文/王明雅)

5月17日,“万物生长——2019武汉创业创新峰会暨第二届楚馨奖颁奖盛典”在武汉光谷凯悦酒店隆重举办。峰会上,全民K歌欢唱店CEO严秋朴以《新技术带来的娱乐行业革新》为主题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庞大的市场基础是发展的前提

国人公认的主要娱乐方式之一——唱歌,其庞大的市场基础是有数据支撑的。严秋朴提及,截至2018年9月,中国线下已有5万家KTV娱乐场所,行业产值近千亿,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我们熟悉的电影市场,2018年全国有6万块荧幕,市场价值是607亿。这从侧面佐证了该市场的庞大和前景。

而从科技助力文娱产业的角度出发,科技始终都在带给这一产业突破与发展。随着PC技术和局域网技术的兴起,其有效解决了线下KTV场所场所资源的复制和流通,商家只需准备一台服务器就可以通过局域网将歌曲推送到各个房间。严秋朴形容这一过程,意味着每个人不再需要厚重的点歌板点歌,可以用鼠标选自己喜欢的歌曲。也是这个技术的进入,快速将卡拉OK产业推入发展轨道。接下来的十年时间内,中国卡拉OK、KTV市场得到了空前的发展。

2010年,从业者面临的问题则是本地竞争同质化,出现了用户在线下包厢中用手机点歌,微博、团购平台来协助KTV进行运营推广和店面的发展的现象。KTV业已从提供唱歌的基础服务上升到与用户进行互动,比如发送弹募,投屏。

用“社交”抢滩年轻人

在严秋朴看来,进入2020年,KTV行业则已经面临新的挑战,即年轻用户的流失,由此产生的用户和产品间非常明显的错位,使得行业开始重新思索。严秋朴带来的思考结果是——社交。“通过不同的表现和参与形式,利用互联网将用户们相连接,并同时进行一个体验过程,这种社交在现在的年轻人看来是非常高效且低成本的方式。”

在传统线下KTV难以满足年轻人需求的时候,也就意味着需要一种新形式的出现。

2017年,乐徽科技和腾讯全民K歌合作全新品类线下门店,即全民K歌欢唱店。这一过程中,严秋朴思考的事情是,一,年轻人到底喜不喜欢唱歌,二,唱歌和社交是否可以通过科技手段进行完美的结合。2018年5月,在进行了一年半的技术积累后,全民K歌欢唱店上线了连麦合唱功能,在店面的任意一个房间都可以通过视频和音频和另外一个店面房间客人面对面实现合唱。据介绍,该技术可以将视频音频渲染、网络传输一系列过程控制在60ms以内,使得天南海北的两个用户都可以通过连麦合唱的方式认识朋友。

实际上,这一方式也使得全民K歌欢唱店有了大量用户数据的累积和分析,这也意味着更加精准的用户画像。最终数据也表明,年轻人对社交玩法的兴趣超出预期。由此,全民K歌欢唱店则有了让社交双倍的想法,打造社群,为用户提供更多玩法。据严秋朴介绍,将直播的经典玩法融入到线下,比如打赏、留言,加好友。现在所有的店面几乎都成为了一个城市最喜欢唱歌的年轻人线下平台。

赋能传统KTV

严秋朴预估,目前成熟的欢唱店,每个店面对应核心人群在3000到5000人左右。对比传统KTV,核心客群年龄数据方面,95后占比达到75%,而传统KTV,70、80、95前用户占核心群体75%左右,全民K歌欢唱店月复购率达到40%。

赋能传统KTV是全民K歌欢唱店一个新的探索。严秋朴介绍,经过赋能改造的传统KTV,可以和欢唱店用户一样来进行实时的连麦合唱。“经过40年的发展,科技真正助力已经不是如何快速发展,而是如何解决用户核心需求。”他说道。从厚重的电视机到液晶电视,从有线麦克风到无线,真正核心的还是唱歌玩法的改革。

他认为,2020年将是科技赋能线下K歌行业社交的元年。“在此之前,在线下唱歌是一个孤立的行为,而在此之后,科技让唱歌变成大家一起唱一起乐的行为。”

此次峰会由猎云网&猎励科技主办,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作为指导单位,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懂币帝、创头条作为协办方。

猎云网已连续两年推出万物生长武汉创业创新峰会,致敬最有拼搏劲和创新精神的武汉系创业者,窥探武汉创业投资变局,试图从媒体、数据、资本的角度全面解读“创业in武汉”。

全民K歌欢唱店CEO严秋朴:2020年将是科技赋能线下K歌行业社交的元年

以下为严秋朴演讲实录,猎云网经删减整理:

感谢猎云网,感谢光谷。我叫严秋朴,来自于乐徽科技,接下来我为大家带来的主题——新技术带来的娱乐行业革新。

古代的找乐子慢慢的变成现代人类文明不可缺少的文娱,由于整个文娱行业涉及的面非常的大,而且历史非常的久,接下来短短的时间内将文娱行业讲清楚是非常大工作量的事情,所以接下来不妨把我们的眼光缩短,我们聚焦当下老百姓可以接触到最容易接触到的文娱消费场景,来理解一下科技在文娱行业中究竟是怎么样伴随行业发展助力。

老百姓最容易接触最喜爱的方式,中国人所有人和我一样得到一个同一个答案,那就是唱歌,唱歌是我们小的时候某种教育方式,教我们识字,学语言,学历史,如果有朋友反对,我觉得中国人最喜欢的文娱方式不是唱歌,这个我有很好的佐证,比如春晚每年开场第一个节目一定是唱歌,最后一个节目也是唱歌,中间占最多比例的还是歌,所以我可以负责的讲,中华民族也许是这个地球上最喜欢唱歌的文明和民族。我们老百姓接触到最常见的唱歌场景是什么呢,也不用我多说,到KTV唱卡拉OK,这个场景下大家也许会想,这是我们觉得非常常见的场景。

科技在这个行业中,到底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呢?我们先看一下这个行业规模,在2018年9月,我们得到一个官方数据,中国线下有5万家KTV娱乐场所,我们可以找到另外一个市场做对标,比如老百姓熟悉的电影市场,2018年全国有6万块荧幕,市场价值是607亿,所以我们可以发现,这个市场不但是老百姓非常喜闻乐见的,而且确实是一个比较大的市场。

在这个市场中,行业发展的过程中,科技是怎样一次一次的助力,行业向前快速发展的呢,接下来请允许我给大家做一个科普,卡拉OK和KTV行业的科普,屏幕上展示的是唱歌从发起到现在的时间轴,1970年日本有一个歌手,他发现在日本的酒吧和歌舞场所中,很多客人想上台演唱,但是必须要满足客人必须要会唱一首歌,乐队也要会弹奏,两个情况都满足的时候才能唱歌。所以他发明了一个机器,模拟八种音乐的声音,用投币的方式让普通用户可以播放歌曲并拿着麦克风上前演唱,从这个时候开始,卡拉OK的玩法就和大众见面了。再做一个小科普,卡拉OK这个词本身是日语,卡拉OK,卡拉是日语中的空字,跟空的意思是没有人的意思,而OK是从英文中的乐团,交响乐团的意思,卡拉OK是无人伴奏的乐队。

整个70年代,通过这个机器,在日本大街小巷大家都熟悉了卡拉OK的玩法,但是这个玩法其实是非常容易被整个亚洲所有的喜欢唱歌的年轻人所接受的,一个过重的机器很难来到我们大陆地区的,这个时候呢我们就可以看到,通过当时录像带的科技,整个卡拉OK的歌曲和资源,以及玩法,从日本飘洋过海进入了我们的香港、台湾,香港和台湾时代,卡拉OK玩法又被再一次净化,在香港变成了现在屏幕上显示的karaoke,在台湾变成了现在大家熟悉的KTV,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整个卡拉OK玩法又进入了大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产生了矛盾,因为不管是录像带还是录像机这个传统载体很限制这个玩法在大陆快速的扩展,那么在90年代初期和中期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市面上已经有LED、VCD和DVD,90年代的时候数字媒体技术伴随着卡拉OK在国内快速扩展,时间来到了2000年,2000年的时候整个行业又遇到一个问题,也就是说,我想要经营一个KTV场所的时候,即便我有这些载体,但是仍然要准备上千张的资源媒体,也就是说这个场所在行业中的复制能力非常的差,2000年的时候科技又一次助力行业快速发展,PC技术和局域网技术进入这个行业,只需要准备一台服务器就可以通过局域网将歌曲推送到每个房间,每个人不再需要厚重的点歌板点歌,可以用鼠标选自己喜欢的歌曲。这个技术的进入快速的将卡拉OK这个行业快速推入发展轨道。

所以到2010年这10年时间,整个中国卡拉OK、KTV市场得到了空前的发展,这10年中国KTV达到了历史最高纪录,时间继续向前推进,到2010年,全国各地有很多家KTV,KTV出现了本地竞争同质化非常难以让每个竞争者突破的关卡,首先用户层面可以在包厢里面用手机点歌,同时还可以看到微博、团购这样的平台来协助KTV进行运营推广和店面的发展,在这个年代,我们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玩法在KTV里面出现了,比如原来KTV只能进行唱歌这样基础的服务,2010年以后这里有很多和用户互动的功能,比如发送弹募,投屏。现在科技在这个行业中,发挥神力的时候,往往是这个行业碰到了不可解决的矛盾的时候,70年代的矛盾是老百姓想唱歌,但是只有乐队有演奏伴唱,这个情况下发明的机器就解决了这个需求,80年代这个重型的硬件设备无法高速发展的时候,磁带、DVD等这些媒体将玩法和内容传播到世界各地,2000年中国大陆的市场,KTV复制成本非常高,门槛非常高,PC+局域网,2010年互联网+云。

全民K歌欢唱店CEO严秋朴:2020年将是科技赋能线下K歌行业社交的元年

现在2020年怎么助力现在KTV行业的发展呢?现在KTV行业发展遇到了什么问题,我们矛盾在哪儿,所有经营KTV我的老朋友和新朋友们会面临一个新问题,年轻人越来越不喜欢唱KTV了,大部分是70、80和95后所谓的年轻人,但是大家也知道这个年龄段的人也不能算年轻了,这是产品和用户间非常明显的错位,现在年轻人喜欢玩什么呢,这是我们今天要探讨的思路。

现在随便想一下,现在年轻人喜欢玩什么,不管是王者、绝地求生,直播,其实年轻人现在要投入大量精力线上的产品,实际做的都是两个字,就是社交。所有的这些产品都是通过不同的表现形式,不同的参与形式,利用互联网将用户和用户连接起来,并且同时进行一个过程,一种体验的过程。这种社交在现在的年轻人以及从手机、互联网长大的年轻人看来,是非常高效,非常低成本,而且过程非常愉快,现在年轻人已经习惯了这种社交方式。但是我回想一下,在我们经常去的传统KTV中,我们每一个包厢的门关上,我们会发现,我们做的还是服务于已有社交,也就是今天我们到一个KTV聚会的这几个人,要么是熟人,要么半熟人,所以传统KTV场景下,所有的从业者遇到同样的问题,传统KTV场景下没有办法创造年轻人喜欢的新社交。

好,我们接下来要探讨的问题就是。第一,科技是否能像40年前每10年为KTV行业在此时此刻注入神力,让线下KTV实现年轻人喜欢的社交。所以我们2017年和腾讯全民K歌合作了一个全新品类的线下店面,这个店面名称是全民K歌欢唱店,这个画面大家现在可以看到,左边这个照片,左边是彩色的房间,允许客人进到房间里面进行唱歌体验,右侧有全民K歌的LOGO,下面蓝色屏幕叫做直播舞台,可以允许用户扫码付费上台演唱,下面宽敞的区域允许外面观众免费进入停留和欣赏,右边这个照片是整个待客的情况,2017年上线的时候带着很大的探讨和研发,我们真正想在这个店面尝试两个事情。第一,问题,年轻人到底喜不喜欢唱歌,第二,唱歌和社交是否可以通过科技手段进行完美的结合。2018年5月份,通过我们一年半技术积累,我们在店面里面实现了一个功能,这个功能名称是连麦合唱,在我店面的任意一个房间都可以通过视频和音频和另外一个店面房间客人面对面实现合唱。先看一下用户在实施合唱的时候是怎样的表现呢。(视频)其实刚刚大家也看到了,很好理解,年轻人面对面一起唱歌,这个事情在以前都是无法实现的,那么科技在这个产品的体验中就体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如果想要实现端对端的用户可以对对方的声音和视频无延迟感的状态,需要控制在60MS以内,任何一个顾客在看到对方形象和听到对方声音的时候,其实这个声音仅仅比原始的声音和视频错过了60MS,也就是说,我们的整个技术可以将视频音频采集、加工、美化、下载、渲染一系列过程控制在35MS内,最后结果是,不管两端用户在天南海北,都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通过连麦合唱的方式认识自己的好朋友。

通过大量用户数据积累和分析,我们发现了很有意思的事情。

第一,通过唱歌来开始社交是一个非常舒服的行为,因为年轻人如果能选到同样一首歌合唱的话,至少说明两个事情。第一,双方年龄比较相仿,第二,音乐喜好,甚至气质和风格比较相仿。在进行了初次的过滤之后,双方会建立一个基础的好感,在这个时候如果双方歌唱起来了之后对对方感觉更好,双方可以继续唱更多的歌曲,如果唱歌过程中对对方感觉不是那么好,那么可以一首歌结束的时候可以切断连接。所以这个场景下的社交是非常容易的状态,我可以在这里面找到真正的一歌会友带来的和我一样喜欢唱歌的朋友。

第二,在此前因为我是80后,我始终觉得年轻人,男孩应该更主动一些,但实际上,通过我们长期用户数据和行为分析,我们得出,凡是在主动要二维码,75%是女性用户主动,这个很颠覆我的认知观念,所以我们现在年轻人是一群奔放,只要找到了合适的主题就非常乐意展示自己,乐于和别人分享自己,和对方整个社交行为的年轻人。

好,在我们连麦基础上,刚刚讲到我们店面还有一个OPEN的舞台允许用户扫码连唱,我们唱歌这个事情会不会让社交双倍,更多的社交融合在一起,是否可以形成一个社群,请播放右边的视频,这个视频是在我们店面,有年轻用户上来演唱,我们在整个舞台玩法上,把很多目前直播的经典玩法融入到线下,比如打赏、留言,加好友。现在所有的店面几乎都成为了一个城市最喜欢唱歌的年轻人线下平台,因为我们深刻的知道,最好的唱歌体验往往并不是音响效果多好,或者功能多全,而是我唱歌的时候是否有人聆听,是否有人跟我互动,是否得到掌声。我们做这个店的目的,除了尝试年轻人是否通过唱歌的事情社交之外,我们还要尝试在社交成倍的基础上能形成社群,目前成熟的店面,每个店面对应核心人群在3000到5000人左右,这些年轻人在一起每天讨论的也都是和音乐、唱歌相关的事情,现在每一个店都像一个泵,在高效的收集一个城市中最喜欢唱歌,最乐于展示自我的年轻人,到现在为止我们通过一年半时间的运营,我们可以发现,我们当时这两个问题基本上已经得到了结果,和传统KTV做一下对比,我们首先从核心客群年龄来看,95后占比达到75%,而传统KTV,70、80、95前用户占核心群体75%左右,现在在全民K歌欢唱店月复购率达到40%,现在到全民K歌45用户主动体验连麦合唱,最后一个对比就比较直观了,我们看传统KTV和我们欢唱店排名前三歌曲,传统KTV是十年、过火、我的好兄弟,而我们欢唱店是小幸运、说散就散、告白气球,所以通过这个数据以及刚刚展示的视频,我们可以很自豪的宣布一年半的结果。

一,我们验证了年轻人仍然是喜欢唱歌的。二,唱歌可以做出年轻人喜欢的社交。

我们刚刚建立了一个全民K歌欢唱店全新品类,但我在这次演讲开场的时候我说过,现在线下有5万家传统KTV的存量市场,我们已经在歌曲连麦社交方面做的突破是否可以赋能传统KTV呢,请播放一下视频谢谢。可以看见,经过我们赋能改造的KTV,可以和欢唱店用户一样来进行实时的连麦合唱。因为刚刚已经讲过了,在很多传统KTV,将近40年发展过程中我们会发现,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其实科技真正助力已经不是如何快速发展,而是如何解决用户核心需求,所以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在座的朋友80、70后朋友,第一次去KTV的时候,那个时候和现在去KTV,其实最大的变化在于装修风格可能每几年有全新的改观,也许电视机从原来厚的变成现在液晶电视,麦克风从有线变成无线,但真正核心唱歌玩法,40年来没有发生变化,2020年我相信是科技来赋能整个线下K歌行业社交的元年,在此之前,在线下唱歌理解成是一个孤立的行为,而在此之后,科技让唱歌变成大家一起唱一起乐的行为。

最后,我们通过一年半的时间在全国建立了40家连锁店,今年6月份开始我们会加大发展速度,刚好今天5月17号,我们武汉第一家店开始试营业,武汉光谷区第一家店在筹备中,按照2019年计划,未来武汉市我们会连续建设10家全民K歌欢唱店,我们非常希望将这种有意思的玩法,真正的K歌社交快速的奉献给年轻的朋友们,最后请允许我借这个机会感谢整个大会,感谢光谷区的朋友们,感谢和我一起奋斗的创业者们。